十二生肖与平阳民俗品特轩高手之家

发布时间:

  中新网山西新闻11月15日电 人和十二生肖的关系,由来已久,至少在汉武帝时王充的《论衡》中有了较为明确的说明。干支纪年,是中华民族的智慧发明,而干支纪年里就有了十二生肖,至少在商代的甲骨文里就有了干支纪年,证明在此之前,天文星座与地支生肖的结合就已成熟,就有了十二生肖,甚至还可能更早。依此,我们可以将生肖习俗推到更远,可能到了尧都平阳的陶寺文化的某一阶段,因为那时就有了对十二生肖中的龙的信仰与崇拜,制定了祭祀礼仪,从而长期下来,上行下效,流传到了民间,形成了祭龙、舞龙的民俗,直至今日,陶寺的祭龙舞龙,不仅每年举办龙文化节,而且还成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

  十二生肖是以动物肖人的一种文化表现,世界上到处有其踪迹。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圈内就有韩国、朝鲜、日本、越南等国都讲究生肖习俗,其他如墨西哥、伊拉克、埃及乃至欧洲,尽管生肖品种因崇拜和环境的不同而有差异,但都以十二为基数,只不过欧洲讲星座,中华文化讲生肖,崇拜主题是相通的。

  临汾即古平阳地区,时至今日,在民间仍然流行着许多关于十二生肖的习俗,它涉及到了人生的婚姻、生育,命运、财运等多方面,进而出现了许多民俗事象,生动活泼而有趣。可以从中洞察到古代十二生肖习俗的一些传承下来的蛛丝马迹,成为平阳地区民间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平阳地区的习俗,只要到了春节,家家都要蒸过年的花馍,什么高飥、枣山、石榴、荔子等,样样俱全,但必不可少的是生肖花馍。首先,大肥猪是必须有的,表示幸福丰收,流年顺利;第二个就是“枣牛”,用两个枣反向卷的像车轮一样的叫枣牛,卷一个枣的后面拖一个尾巴像蜗牛的叫“牛拉车”;剩下的就是根据孩子们的生肖捏出各自的生肖。手巧的主妇还会多捏几个样子,表示喜庆。到了清明寒食上坟祭祖,除了给出嫁的女儿捏大刺鱼外,还要给女婿捏“蛇盘兔”或者“蛇馒头”,就是一个大圆馒头上盘一条蛇。十二岁以下的儿童,一人一个老虎,俗名叫“虎虎子”。在上坟的时候,在坟头上来回滚几次,表示继承祖先的“生龙活虎的虎气”家风。孩子到了十二岁,要行成丁礼,以面做一个生肖“箍链”,圆形的一个圈形面食,一般是蛇身加该孩子的生肖头,形成一个像箍一样的面链圈,套在孩子脖子上。祭天祭祖拜父母礼仪之后,将“箍链”卸下,在喜宴上分而食之,从此,这个孩子就成了大人了,可以像“甘罗”一样“十二为宰相”了。

  在人生礼仪的红白喜事上,也多次用到生肖。如过大寿,祭祖的祭品就是用面粉捏成的三个猪头羊头和牛头,算是最高级的“牺牲”。有的地方,在丧礼上要捏全部的十二生肖作为祭品,这大概和唐宋时期把十二生肖刻在墓志上或者捏成仿生生肖,当做镇墓物的传统有一定的传承因素吧。

  除此而外,在民间还相信生肖能决定人一生的荣辱兴衰。古人们根据每个生肖动物的生活与性格特点,对应到人的身上,根据生辰月日推断人的命运。比如你是属鼠的人,就说是直觉力强,适应力和应变力都强,机智、敏锐,但是胆小,缺乏胆识,魄力不够等等。反正,每种生肖都有和人对应到性格特点,用它来推测人的命运,总算有个“根据”。黄历是中国历史上的传统历书,除了纪年外,大部分是吉凶祸福的预测,尤其对于生肖,说的最多。具体说,比如,今年是农历干支的己亥年,生肖是猪。农历推测说,今年属猪的运势是“红鸾星动”,结婚的人有喜庆,有扶持,特别尊贵,诸事迪吉,有道生财,经营顺利。虽有口舌是非难免,但有“天德”“福禄”二星的保护,一切均会化解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紧接着又详细分析说,正月结婚,二三四月生意兴隆,有道生财,五月有是非,凡事小心,六七八九十月,诸事皆宜,生财有道,十二月须防口祸,等等,说的条条是道,煞有介事。十二生肖历来就被认为对人生有吉凶祸福的提示,所以,形成了深入人心的民间习俗,书载之,口传之,事行之。平阳地区金元时期的“平水版”历书,就销行很广的地区,深受人们欢迎。

  今天的平阳地区,一到春节,老黄历就成了畅销书,几乎家家都有,所以,五花八门的历书布满了整个年市的书摊。这些历书,不仅提示农业生产,更多的是人生吉凶的提示和一些贴身的科学知识,黄历成了人生的指南书。

  龙,虽然是十二生肖中唯一虚构的动物,但龙的地位却至高无上,对龙的崇拜可谓无处不在。以帝尧时期“陶寺龙”为引首,在临汾地区到处都是龙文化,陶寺每年的龙文化节上更是人山人海、热闹非凡,祭龙舞龙成了当地重要的民间习俗。古人为了扩大龙生肖的影响,造就出了“龙生九子”的神话,九子依次是囚牛、睚眦、嘲风、蒲牢、狻猊、赑屃、狴犴、负屃、鸱吻,“龙生九子不像龙”,各有位置,各有功能,从而把龙文化通过九子延伸,变相发挥着龙生肖的作用,这在平阳民俗中更是屡见不鲜。

  十二生肖自产生以来,就和人民的生活愿望联系在一起,品特轩高手之家,指导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,尽管是一种盲目的崇信,但他是人们解决思想疑难的一把钥匙,所以古往今来,盛行不衰,证明了这项民俗的影响力与生命力之强。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它的存在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,尤其是作为龙生肖主要传播区临汾即古平阳地区,更显得有着特殊意义。(文/ 陶富海 图/陈小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