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报没病到一定程度你千万别去创业

发布时间:

  都说娱乐圈是抑郁症高发人群,其实,马报,创业者也是抑郁症高发人群,很多知名创业者都得过重度抑郁症,比如任正非,毛大庆,张朝阳。

  创业者是大众眼中的“强者”,但在现实面前却是不被理解、忍受孤独的“弱者”,甚至成了“高危群体”。

  硅谷顶级创业者、投资人本·霍洛维茨在他的书《创业维艰》里说:“在我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,只有3天是顺境,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。”

  事实上,创业3年的公司,93%都会死掉,活下来的只有7%,而且,这还仅仅只是活了下来。

  创业是件很苦逼的事,你要面对别人的不断否定,你要独自忍受孤独,你还要随时随地经历各种不确定性。

  不可否认,这些是众多选项之一,但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些,只有3天顺境的霍洛维茨,坚持不了8年时间。

  所以别劝身边的人创业,因为你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极限苦逼的情况下,承受巨大心理压力,还能鼓起勇气前行。

  2017年某天,刘润老师发了条朋友圈:今天特别不想去上班,但不知道向谁请假,只好去办公室。

  如果你是员工,累了可以向老板请假,但如果你是创业者,全年无休才是你的常态。

  去年6月,戴科彬创建的猎聘在香港上市,成为在线招聘领域的第三家上市公司。

  在猎聘上市的宣传片里,经纬中国合伙人肖敏、同时也是戴科彬的投资人,讲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  “在2010年戴科彬最困难的时候,有一次半夜给我打电话,说他在高速收费站没钱了怎么办?”

  肖敏说,“你说怎么办啊,难道我现在给你送过去吗?你找后边的车主借一下呗。”

  后来肖敏才意识到,“戴科彬当时并不是想要什么答案,他只是想找个人聊会儿天,他太孤独了,只是不知道该联系谁。”

  遇到挑战时,你很难和创业搭档甚至员工分享,你也很难拿回家和家人分享,这个时候,投资人可能成了你唯一的倾述对象。

  更有甚者,连投资人也不敢说,因为TA怕吓跑了投资人,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。

  有人说,创过业的人和没创过业的人,已经是两个物种了。有些东西,经过岁月的洗礼,会刻在你的脸上,会刻在你的眼神,会刻在你的灵魂。

  你和别人聊你做的事,聊一个人说你这事不靠谱,聊另一个人也说你这事不靠谱,当这样的反馈多了,你就会自我怀疑,我是不是做错了?

  你每天晚上睡觉前还觉得自己一无是处,马上就要完蛋了,但第二天早上起来又觉得自己太牛逼了,可以改变世界。

  没有经历过的人,不会理解这种反复无常的状态转换,当这样的情况反复发生,你也就彻底习惯了。

  如果你身边有创业者,多给TA一些温暖吧,TA心中的苦和累也许不会给你说,因为TA也怕你担心,但你给到的温暖,哪怕只是一点点,也会化为营养,流淌在TA全身的血液里。

  有很多人,毕生都在追求安全感,为了得到对未来的确定性,他们愿意做任何事。

  创业者是最不容易的一群人,TA就像推开一扇门,外面是漆黑一片,那条路是不清晰的,要时时刻刻一边摸索,一边认知,一边修正。

  不确定性是应该的,所以你必须是一个乐观主义的人,你必须是一个有一点无畏的人,因为在做没有人做过的事情。

  创业者是最不容易的一群人,TA就像推开一扇门,外面是漆黑一片,那条路是不清晰的,要时时刻刻一边摸索,一边认知,一边修正。

  不确定性是应该的,所以你必须是一个乐观主义的人,你必须是一个有一点无畏的人,因为在做没有人做过的事情。

  你要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,要面对资本的不确定性,要面对产品的不确定性,要面对员工的不确定性。

  一个人最恐惧的时候,是没有方向感的时候,摆在你面前的,是众多的不确定性,但你作为创业者,你明知道前方迷茫,你也依然要奋不顾身的往前走。

  2017年5月,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发布会会后,罗永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很高兴,觉得这次要成了,但是想着这已经是第四次有这种感觉了。”

  对创业者来说,最大的压力就是,所有的问题到你这里都要有答案,但其实很多时候,你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。

  其实,老板不仅仅是天花板,同时也还是地板,你还需要在最底层给大家托底,为公司承重。

  员工不容易,老板也不容易,当你能够看到彼此间的不容易,能够理解对方的不容易,你就慢慢走向了成熟。

  员工理解老板,老板理解员工,当你试着换位思考,去理解对方时,你其实也在慢慢的接纳你心中那个不完美的自己。

  在重压之下,创业者往往会陷入两种思维的误区:都是我的错、这事和我没关系。

  这是情绪对抗,只会让问题越来越糟,你需要调动成长型思维,把目光盯在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上,而不仅仅只是获得情绪上的安慰。

  确定性和不确定性就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,时刻环绕着我们,你不仅要面对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,同时你还要想办法给身边的人提供确定性。

  对创业者来说,只有把创业本身视作一种回报,你才能在不确定的世界里不断向前。

  打工,是用确定的能力,换取确定的回报;而创业,是用不确定的风险,换取不确定的回报。

  在创业过程中,你无法收获确定的回报,你唯一能确定收获的,只有创业过程本身。

  罗永浩的锤子科技一直走得很艰难,甚至有人讽刺说锤子科技不是产品驱动,而是发布会驱动。

  罗永浩接受采访时说:随时发不出工资,随时倒闭,随时被债主围楼,随时给员工说我们倒闭了,那个时候是想过自杀的。

  罗永浩创业并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他真的热爱电子产品,以前每个阶段的电子产品他都痴迷过,比如录音机、录像机、电视、随身听等等。

  快满五十岁的罗永浩,每次碰到新的电子产品,他说他还会有那种很强烈的幸福感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热爱,他怎么可能坚持这么多年,忍受着不确定性,去做一个已经深陷血海里的手机市场?

  他说:我希望我自己也能做出一些这样的东西,如果是为了赚钱,我大可以去做脱口秀,我喜不喜欢做,反正一年录完30期我就度假去了。

  经纬中国的张颖很佩服罗永浩:借钱、卖房子、陌陌直播,他赚到的每一分钱,眼睛都不眨转眼就投到公司里,我做不到,你做到了,你比我牛逼。

  今年年初,创业电影《燃点》上映,平白的剧情,日常的跟拍,却击中了无数创业者的心。

  人在孩童时期学东西是最快的,长大了反而学得慢了,因为我们害怕失败,不敢再去尝试了。

  《燃点》上映前夕,ofo创始人戴威深陷押金事件,被法院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,坐飞机动车都不方便,成了所谓的“老赖”。

  我们这个社会缺少了对创业者的同情和理解,所谓咫尺天涯,指的不是距离,而是理解。

  创业者只是一个角色而已,内核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但人们却经常把他们神化或者魔化。

  ofo事件,给了众多创业者至少两点启发:不是你的钱不能动、重视自由现金流。

  你能赚到钱,消费者、资本家、媒体都会赞美你,但一旦人们发现你未来不赚钱,他们就会马上放弃你,再多的情怀,也救不了你。

  我以前是个只讲情怀的人,但经过岁月的洗礼,我明白了,情怀和赚钱要同时兼顾,不能饿着肚子谈梦想,要尊重社会规律。

  自由现金流对公司来说,再多强调它的重要性也不过分,要在能吃上大餐时,就考虑未来的粮食问题,而不是在只能喝粥的时候才去考虑。

  你骑单车走下坡时,如果没有刹车来缓冲,你会摔得很惨,但如果有刹车缓冲,你顶多速度会慢点,也不至于摔倒。

  任正非说:死亡是一个哲学命题,而活下去则是一个现实命题。前些年我把“活下去”作为华为的最低纲领,现在我终于明白,“活下去”是企业的最高纲领。

  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穷二代,为了改变命运,从八线农村考到中国人民大学,毕业后连续创业。

  他曾经梦想着能去美国敲钟,而如今他的愿望是:做一家公司,然后卖给BAT。

  看到安传东的故事,我突然想起了我自己,同样是从八线农村走到一线城市,我们深知同样的道理:自强则万强。

  安传东给他父亲说,创业,一年搞不成,两年搞不成,三年搞不成,十年我还搞不成吗。

  即便安传东每次都失败,也不应该被嘲笑,我们不应该以成败来谈论创业,这个世界是被那些愿意冒险的人推动着前进的,而冒险注定大概率失败。

  在电影上映前,安传东启动了第三次创业,并拿到了800万Pre-A轮融资,祝福他。

  因为我们总是以终局思维来思考问题,我们会把这个事的结果当作是自己一生都需要背负的标签。

  你创业成功了,你就是成功者,你创业失败了,你就是失败者,我们总是这样来划等号。

  凯叔说,我能接受。做任何事都有失败的概率,为什么你就可以在逻辑之外?接受了,反而动作不会变形,不会只关注眼前利益,才会有强大的延时满足能力。

  企业的失败,不是创业者人生的失败,因为你随时可以重头再来。你和公司之间有一条边界,就像你和你的孩子之间一样。

  美团创始人王兴,在创立美团之前,就失败了很多次。但他毫不害怕失败,一直在不断尝试新的东西。

  他极力推崇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这本书。有限的游戏有一个明确的结局,而无限的游戏,则没有输赢,可以一直玩下去。

  看不到结局的游戏,对于普通人来说,可能无法忍受,但王兴却乐此不疲,他不在乎输赢,他就是喜欢比赛。

  你以为你是在死磕对手,死磕这个世界,其实你只是在死磕你自己而已。一个人最难的是对自己内心的控制。

  创业的过程,就是从至尊宝变为孙悟空的过程,这是你的一场修行,你只有戴上了紧箍咒,才能走上成佛之路。

  唐僧成佛,不是因为他最终取得了真经,而是因为取经路上他经历了人生的九九八十一难。